祁岚

如二次置顶所示

不许在圣诞节学习!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

cp:公钟,枭羽,请注意避雷

3000+短打,公钟分量更大,枭羽相对少一些,问就是想在圣诞节发点东西的废物写不完了【抹泪】

有后续


——


学术性谈话告一段落,达达利亚的杯子也见了底。能起身走动走动,接点加冰的碳酸饮料提神自然是极好不过,可惜一只如玉的净手先一步捞过了他寄在这里多时、也时常来用的卡通鲸鱼杯。两人的动作都愣了半拍,这个小举动难免让年轻人的心底雀跃了一番:“我和先生喝一样的就好。”

钟离明显想要表达些什么,金棕色的眸里流光一闪,还是点了头:“好。”

朴素的深色杯子上藏着暗纹,与那只活泼的蓝色鲸鱼风格迥异。此刻两个带柄的马克杯都被钟离稳稳地拿在手上,看得小伙子扫清了倦乏,没由来的愉悦让绷不住的嘴角一个劲的上翘。

恋爱笨蛋,也不过是现在这样吧。达达利亚目送钟离绕过隔档,回身与停留在电脑屏幕上多时的某恋爱网页内容进行了一个对比。

书店里的暖气开得过头,燥热的温度四下流窜,钻进体内,从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放出一针一针的热和痒。这个网页现在正被圣诞节限定情侣照刷得热火朝天,越往下翻,几分钟之前还一直缠着他的郁闷感又漫上心脏,和这里的空气一样令人呼吸不畅。对面闲然自得的键盘敲击声直接给他的心烦意乱加了一脚油门,达达利亚忍不住将对面的笔记本电脑“啪”一声暴力合上,造成当下这一局面的罪魁祸首终于露出了藏在显示器后面的俊脸。

“有没有搞错啊?今天是圣诞节吧?”

凯亚完全没把某人居高临下的姿势和充满危险性的咬牙切齿放在眼里,抬手摘了仅具有防蓝光功能的眼镜,向后仰倒陷入沙发,正好可以和达达利亚对上眼。视线在移开电脑时花了一瞬,那双清亮的桃花眼毫不意外地欣赏到了达达利亚的气急败坏,弯出一个揶揄的弧:“怎么?你不愿意和你家钟离先生待在一起?”

“你家钟离先生”这几个字很成功地让达达利亚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作业可不分节假日,来这里既可以搞定作业,又可以增加你和钟离的相处时间,一举两得。我替你想了这么多,你就用砸烂我笔记本电脑的方式来报答我吗?”凯亚双手一摊,适时地摆出一脸无辜。

“你这家伙!”达达利亚伸手要给凯亚一拳,被对面鬼话连篇的人躲开,惯性作用下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凯亚也懒得浪费表情,没无辜几下又换回了先前慵懒闲散的笑意。

年轻人用力地抓着自己异常蓬松的一头橙毛,似乎完全不在意大学生普遍的掉发问题。这个圣诞节太冷,他不想让自己一肚子苦水冻在胃里造成接下来的晚饭消化不良,于是选择了无视某人看好戏的兴致,垮着脸开始控诉:“钟离先生最近真的好忙,这几天都见不到人……连一起听戏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了……我当然没有埋怨钟离先生的意思,订那两张戏票的时候我也没和他商量……可是好不容易等到圣诞节,想着带先生出去逛一圈,谁知道你们两个学习狂魔要在圣诞节这么美好的日子里赶作业!”

“来书店也是出去玩的一种选择啊。知足吧达达利亚,换作是别人,估计就背着你和你家钟离先生1v1跑去偷学了,哪会像我这样好心好意把你也叫上来,”凯亚把嘴一撇,当初就不应该和达达利亚说这事,让他一个人去过圣诞节吧,“你完全不知道你家钟离先生有多大的魅力吗?”

“拜托,你和人去玩的时候会听人给你念叨两个小时的专有名词吗?饶了我吧。”小伙子倒了苦水后并没有得到多少安慰,开始拿头磕桌子,忽又想起什么,冲着已经重新打开笔记本的学习狂魔发问:“哎,要是钟离先生没和你一块儿出来,你打算怎么过这个圣诞节啊?”

 

袅袅热气浮腾在达达利亚眼前,顺着看过去,鲸鱼载着一汪浅淡的茶水游回手边。钟离拉开椅子重新坐下,手上的杯子里同样雾气荡漾。“公子阁下,冬天还是喝一些热茶为好。若是被冰饮伤胃,便很难再调理回来了。”

乌龙茶散发着其特有的香气,一闻便知这肯定不是前台会提供的精品。入口也并非过于苦涩,浓润的甘甜从深处反涌了上来。一片氤氲里,达达利亚的视线中仍旧清晰的是钟离眼尾的飞红,此刻随着金珀般的眸子一同垂了下去,温敛地注视着茶汤的颜色。

达达利亚并不会品茶,他更喜欢令味觉鲜明的咖啡或酒。偶尔耐下性子琢磨上一两口,便无时不刻让他想起身边这位从容平静、看似将一切摊在面前,又不禁令人想去深究的美人。

“怎么这般盯着我,我脸上可有异样?”

下次一定要在意见簿上添一笔,冬天不要开这么足的暖气!达达利亚对着钟离疑惑的目光,将双颊隐隐发烫归结为书店的过错,试图露出一个与平常无异的爽朗笑容:“没什么,茶很好喝。”

“那就好。”

钟离兀自低头,浅色的眼珠微微一转,用余光描摹了一遍年轻人的脸部轮廓。虽然他们看上去年龄相仿又同样称得上气质出众,达达利亚身上所展露的,相较于钟离而言,更像个正值风华的少年。但不知旁人是否发觉,这个年轻人身上,那些埋藏着的、某些不可言说的过往,与皮囊表层的情绪一同将他塑造成如今这番模样。一如旁人并不知晓,平静的海面,万丈之下有多少汹涌的洋流。

那么你呢?也许会有这样的发问。

而他能给出的回答则是,或许自己在未曾察觉之时,已经被炽热的浪潮卷入了对方心里另一片无域的天空。

“钟离,这一处的引用怎么样?前面有三处错别字,也给你改好了,你看看。”

凯亚屈指敲了敲钟离的笔记本,同时拉回他的思绪。“多谢,我这里的材料也整合得差不多了。引用的问题……”

钟离做事稳妥,不仅达达利亚知道,与他有交情亦或是合作过的人多半都知晓。专注于学习的他放任了达达利亚在一旁大大方方盯着他侧颜的举动。

但达达利亚的注意力在他的钟离先生身上停留了片刻,转向了正与钟离交谈的凯亚。

平时自诩和凯亚臭味相投穿一条开裆裤,不能否认有时达达利亚并不知道凯亚到底在想什么。就像刚才那个十分平常的问题,达达利亚觉得自己顶多只是加了一些成年人的想法,以某人平日里的作风,理应是毫不客气地把自己回敬到找不出话回他的程度。

他什么都没说,反而让达达利亚起了疑心。

 

“可算是完成了,”凯亚伸了个懒腰,“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晚上我做个汇总一起发过去。”

“好,辛苦了。对了,公子说发现了一家味道很不错的面馆,打算今晚去那里用晚饭。要一起来吗?”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想揍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顶着达达利亚的凝视,凯亚仿佛浑然不自知地把话锋一转:“不过很可惜,我这里还有一些非常烦人的琐事,晚饭的话就不用等我了。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圣诞夜。”

达达利亚生怕凯亚嘴里再蹦出什么令他血压上升的话,草草打了招呼,捞过钟离的手就往门外走。

真是见色忘友。

凯亚意外对上了达达利亚在门口毫无征兆的回头,勾起唇角朝着他那副不知是担忧还是关心的神情挥了挥手。

 

暖色的灯光与窗外的冰晶,红色的圣诞帽和绿色的花环。

今天是圣诞节。

他解锁屏保,明媚的笑容闯入视线,在他湖蓝色的虹膜上泛起红色的涟漪。红发的主人远赴海外求学,至今已有两年的时间了。凯亚不由自主打开聊天软件的对话框,上一次的聊天记录是在三年前,被好好地保存了下来。而代替聊天记录的,则是变成了夜深人静之时默不作声潜入对方的动态,再无声无息删掉自己的访问痕迹。

迪卢克的动态,翻来覆去也无非那么几条,至多是在逢年过节时发了简短的祝福语。也许是因为祝福语太过无聊,下面竟然没有点赞评论。这位可是晨曦集团的迪卢克老爷啊,不应该有一堆上赶着奉承的人吗?凯亚暗自诽腹,第三次看向迪卢克在清晨时分发出的圣诞祝福。

“圣诞快乐,早点休息。”

很明显,这句话并不是对所有人说的。看起来迪卢克有了一个令他非常在意的人,从往次的祝福语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几乎会在每一条祝福语后面加上贴心的叮嘱。

曾经,这些叮嘱是自己独享的、来自义兄的特权——

回忆刚冒出头,就被凯亚近乎无情地压了回去。

他或许是那个童话里卖火柴的孩子,想要靠着那一根极细的火柴棒来驱散盘亘在周围、挥之不去的严寒。迪卢克给了他火焰中的美好幻象,于是他想尽自己一切抓住那份虚浮,用希望燃尽了手上所有的火柴。

但他没有像那个孩子一样,被亲人接去永乐的天国。

大把的火柴带来了难以奢求的幸福,熄灭时也把现实衬托得无比残酷。

义父的去世,利剑一样在他的身上凌迟。被短暂温暖捂热的躯体,终究无法获得真挚的情感。

 

凯亚往嘴里扔了个泡泡糖,站在书店门前的十字路口处。圣诞颂歌飘扬在城市上空,

霓虹灯从远处铺张而来,在他的脸上游荡出绰绰不清的光影。

吹出的泡泡染了红绿灯那可以穿透雾霾的色彩,倒映出周围的人来人往。红灯亮了又停,停了又亮,人们步履匆匆,大步向前赶路,未曾对停驻于此良久的凯亚投以目光。

又是一个红灯,斑马线两边人头攒动。

凯亚没有焦距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向对面,忽的找到了焦点。

绿灯亮了。

他在人潮涌动中,看见了那个自己想与之走过往后每一个绿灯的人。

 

迪卢克夹杂着满身的寒气,就这样不可思议的来到凯亚面前。

他看着面前这个下雪天不撑伞的傻瓜,手上发力,系紧了义弟脖子上的围巾,为他刮落鼻尖上的雪粒。

“跟我回家吧。”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3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