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岚

如二次置顶所示

【枭羽】风行迷踪是这么玩的吗?

【迪卢克·莱艮芬德生贺预热小组7days】第4棒


上一棒 @休养生青草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没有逻辑

非常雷非常ooc的流水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提前祝迪卢克生日快乐!


——


·关于游戏前

 

“为什么!我付了三倍的摩拉还换不到一杯午后之死,这合理吗迪卢克?”某酒保第五次上调午后之死的价格的行为成功让凯亚坐不住了,他指着一旁用友情价换到钩钩果汁还买一赠一的旅行者和派蒙大声质问,“你想要多赚摩拉的话为什么不把果汁的价格也上调一下?”

迪卢克十分淡定的擦酒杯:“我对摩拉不感兴趣。”

凯亚:“真的吗?那烦请你把午后之死的价格降下来。”

于是迪卢克淡定地将午后之死的价格改了回去。然后反手在下面加了一行字:

“西风骑士团骑兵队长凯亚 购买价格 10000摩拉”

 

凯亚并不是轻易认输的人,他只是暂时性地离开了“天使的馈赠”,去猫尾酒馆逛了一圈,坐在猫尾的吧台上举着杯子对一旁的罗莎莉亚说:“你看,迪奥娜的特调不比午后之死好喝多了,哈哈。”

罗莎莉亚:“你要是真的在这里喝上一个月,迪奥娜说不定就会给你和‘天使的馈赠’一样的待遇。”

“那怎么办?想让迪卢克给我哪怕多一滴的午后之死都难。你说他又不喝酒,藏着掖着干什么,还不如给我这个懂酒的人。”凯亚耸了耸肩,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新特调,“罗莎莉亚,我的救星,快来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把那些可怜的午后之死从迪卢克老爷手里救下来?”

“你就只会在这种时候想起我。”罗莎莉亚不屑地撇了撇嘴,“办法是有,看你接不接受了。”

“为了午后之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可以这样……”

两个好酒友在猫尾酒馆里大胆密谋,全然不顾吧台后面迪奥娜想赶人的目光。

 

第二天晚上,凯亚早早处理完骑士团的琐事,大摇大摆地走到“天使的馈赠”吧台前,拉开椅子坐下:“迪卢克,来打赌吗?”

“不赌。”

“我输了就再也不喝午后之死。”

“赌什么?”

凯亚暗狠狠地磨了磨牙,努力保持骑士团标准微笑:“新一届‘风行迷踪’的活动要开始了,五局三胜,怎么样?”

迪卢克整理好后面的酒柜,终于转头看了凯亚一眼,“要是我输了呢?”

“那就要让我喝一整个月无限量供应的午后之死!”

“凯亚,你这句话就和刚才你说永远不喝午后之死一样离谱。”见迪卢克兴致缺缺,又要回头摆弄他的破酒柜,凯亚赶忙改口:“那我不要无限量了,你把午后之死的价格调回去也可以。”

“不赌。”

“那……半个月呢?”

“一周。”

“成交!”

迪卢克总感觉上当的是自己。

 

·迪卢克的回合

 

迪卢克和凯亚拉了阿贝多和温迪一同参加“风行迷踪”,据当事人阿贝多回忆,他本来不想参与三缺一的游戏,招架不住可莉一直推着他去尝试,才迫不得已与他们组了队伍。

一看开局迪卢克被分配到了猎手,凯亚狂喜,风行迷踪可是他最拿手的游戏,尤其是当游侠的时候,绝对可以把猎手绕得团团转。

但迪卢克应该是第一次玩,他不知道迪卢克的实力有几成,决定先找个好位置躲起来,观察一下迪卢克的动作。

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只不过——

温迪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开局三秒就被抓?你是站在迪卢克面前等着他看见你吗?

凯亚躲在山体一角发出不解的声音。

 

“欸嘿,迪卢克老爷真是太厉害了,一下就抓到了我。”

“你放水放的太明显了。不好好配合,苹果酒就少一半。”

“那这个如何?”

随着温迪拨动琴弦,迪卢克感觉脚下大地都颤了一下,随后三团眷顾之能跟出bug了一样降落在迪卢克面前。

“欸嘿。我只能帮你帮到这里啦。这下就不会有人知道是我放的水了。”

这已经不是放水了。这是开闸泄洪。

迪卢克毫不犹豫的捕获了三个buff。

 

凯亚一直观察着地图上猎手的动作,发现迪卢克在捕获温迪之后就站在原地,不知道都在干些什么。

果然是第一次玩,虽然游戏简介里应该有介绍大体的玩法,但等到真正实战的时候就傻眼了吧迪卢克,下一周的午后之死我就收下了。

打得一手好算盘的凯亚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在一瞬间被狩猎直觉和禁锢诅咒标记在原地,紧接着他看见从另一边跑出来的阿贝多,身上也带了被标记的蓝色光柱——

甚至还有洞察全局!

不是说这三个里只能选一个技能带在身上吗?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风行迷踪吗?

“阿贝多,我同时被两个猎手特殊技能给锁定了,这是可以锁定的吗?”

“不知道,但是我看迪卢克老爷往你那个方向去了,小心。”

然后阿贝多就切断了游侠通信。

“怎么样,凯亚,风行迷踪好玩吗?”

温迪突然出现,指着迪卢克过来的方向,“看来你和迪卢克老爷的赌注就要输咯,不过没关系,我会把苹果酒分你一些的。”

“你哪里来的苹果酒?上次不是被我们喝光了吗?”凯亚被禁锢在蓝色光幕里动弹不得。这个光幕也跟出bug了一样,可以让他看到外面是什么情况。

于是他就清楚地看见了温迪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啊,这个啊,这个是我给迪卢克老爷帮忙换来的一点奖励。”

电石火光之间,凯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迪卢克可以一次放三个技能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没错。凯亚,第一局你输了。”

迪卢克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放出了捕获。

 

·凯亚的回合

 

“迪卢克,你刚刚用温迪加buff是作弊你知道吗?所以我们不用比了,这次的风行迷踪就算我胜出。”

“那可以,既然我作弊了,我就作到底,你胜出了我也不会给你午后之死。”

“……迪卢克,算你狠。”

 

几百年都没当猎手了,本来以为这次的活动也会和上次一样成为猎手绝缘体,没想到兜头就来了一张猎手牌。

说实话,凯亚对于当猎手没什么经验,毕竟总是分配到游侠,躲的技术比抓人的技术要强上几分。

“先搜地面,然后占据制高点,观察游侠躲藏的地方……”

游侠躲藏的时间里,凯亚摸出了之前在猫尾酒馆里罗莎莉亚给的锦囊,恶补一番。

“我这里给的可是普通猎手都会的技巧,要是你真抽到猎手,我不敢保证凭借这张纸就能百分之百抓到你的义兄。”

……有总比没有好吧。

凯亚对着纸张上罗莎莉亚加的最后一句深深叹息,随后四周的光幕打开,游戏开始。

 

“上一局我帮了迪卢克老爷,公平起见我也帮一下你吧,欸嘿。”

凯亚搜了一圈,最后在一棵树上找到了温迪。

“真的吗,我很需要三个眷顾之能,谢谢。”

“不,我可以帮你把我捕获。”

 

也许是自己运气好,也许是被自己抓到的温迪觉得太没诚意,总之眷顾之能降落在凯亚面前的时候,他还是很欣慰的。

凯亚这次带的是禁锢诅咒,很快就抓到了被限制在原地的阿贝多。

然后他开始满场找他意外的很会藏的义兄。

树丛里?没有。

柱子后面?没有。

河水下面?没有。

山壁上?没有。

凯亚兜兜转转找了一大圈回到原点,心想没关系,这局输了就输了,大不了后面三局掰回来就是。

想通了的凯亚随手放了几个捕获技能——

只能说,人生处处是惊喜。

【游戏结束】

【猎手获胜】

 

这又是为什么?

凯亚满脑袋问号,打开游戏里特有的录制功能,倒回去看了一遍——

自己的捕获技能刚好撞上了身边的一棵树。

迪卢克从里面走了出来。

“噗……迪卢克,你真是块木头。”

 

温迪:“我已经帮你了,迪卢克就是我坐的那棵树。”

凯亚:“你帮的那么隐晦谁能知道。”

 

·迪卢克的回合

 

“先说好,再用温迪加buff,”凯亚指了指无辜的温迪,“你就要给我一个星期的无限续杯。”

“凯亚,你要是再讨价还价,我一杯都不会给你。”

 

这个地形里有一个藏身处极为隐蔽,入口不注意看根本看不见。凯亚凭借着自己柔韧性极好的身段塞进了这个石缝,虽然拥挤了一些,但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

刚才有温迪的加成才会被那么容易的找到,这局没了外挂,必然是自己会赢。

凯亚稳操胜券,势在必得——

只能说,人生处处是惊喜。

尖锐的鹰鸣划破寂静的空气,在凯亚头顶回荡。

完蛋了,他都忘了迪卢克自带作弊器。

这个藏身处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易进难出。

凯亚成功的被卡在了石缝里。

 

“做得好。”

鹰乖顺的回到了迪卢克的右臂,亲昵地蹭了蹭迪卢克的脸颊,兀自飞走了。

“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迪卢克,看你家鹰干的好事,”凯亚露了半个身子在石缝外面,还要强撑着和迪卢克对视,“这次出去,我的精神损失费你赔定了。”

“你想要什么?”迪卢克挑了一边眉。

“午后之……”

“凯亚,”迪卢克半跪了下来,单膝着地,认真地看着他,“在你心里,午后之死比我……午后之死是最重要的是吗?”

“你愿意为了一杯起泡白葡萄酒兑上三杯蒲公英酒的产物,下这么大的赌注和我打赌,却不愿意回头,看看那些为你下赌注的人吗?”

凯亚没想到面前的人会说出这种话,着实愣了一下。

“哈哈,迪卢克,你真会开玩笑……”

“哪里有人愿意在我身上下赌注啊。”

 

迪卢克废了一番力气把凯亚从石缝里弄出来,没放捕获,一声不吭地走了。

凯亚靠在石墙边目送迪卢克离开,对着他的背影做出无声的口型:

“我即是赌注。”

【游戏结束】

【游侠获胜】

 

·温迪的回合

 

抽签抽到温迪当猎手,凯亚拿着游侠牌戳了戳身边的迪卢克:“这下怎么办?没法分出胜负了。”

“那就看谁先被抓到。”

“这可是你说的,”凯亚伸了个懒腰,先行动身寻找藏身地点,“万一我不小心把你的位置暴露了,应该不算作弊吧?”

 

时间过了一半,温迪那边还是一点动静没有。

糟了,刚才忘记和温迪说,他不会要一次性憋出五六个眷顾之能……?

凯亚现在一想到迪卢克放出三个技能抓他的事就心有余悸,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温迪……他喝醉了。”

迪卢克打开了游侠通信。

 

“迪卢克,就算你是为了赢我,给的也太多了吧?”

“……他是什么时候屯了这么多酒的?”

数量可观的酒瓶围了温迪一圈,而他本人正躺在地上烂醉如泥,变成了可以随时流动的物质。

“嗯,很奇妙的现象,”阿贝多掏出随身的本子写写画画,凯亚凑过去一看,上面是一堆火柴状的东西围着一滩水,水里一朵塞西莉亚花,“这对我现在研究的课题很有帮助,谢谢。”

原来巴巴托斯是这么用的吗?这算不算是干了正事?

 

“你要是像这位吟游诗人一样,”迪卢克指着温迪试图教育凯亚,“偷拿我这么多酒,不上报还偷偷躲在某个地方喝成一滩水,就别想踏出酒庄地下室一步。”

“诶,这瓶酒还没开封!我的了。”

凯亚在温迪身边的酒瓶里挑挑拣拣,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将完好的酒举起来在迪卢克面前溜了一圈。

好吧,以理服人是不行的,要用狼的末路。

 

三个人在温迪身边坐了下来,一个画画一个找酒一个不让找酒,很快就进入了游戏结束倒计时。

3——

2——

温迪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把手按在了捕获上,翠绿色的眸里是满满的不怀好意。

1——

【游戏结束】

【猎手获胜】

 

迪卢克:?

凯亚:???

阿贝多:。

温迪:诶嘿。

 

·阿贝多的回合

 

大家好,我是阿贝多。

最近蒙德城里的人们怀疑我出现了一种病症。病症的名字叫红蓝恐惧症,症状是看见红色的物体和蓝色的物体贴在一起就会头晕无力,气虚体寒,上吐下泻,连夜前往崆峒山……不好意思,放出的时候请将“连夜前往崆峒山”这段切掉,罗莎莉亚小姐还在那里,请尊重我们的隐私。

谢谢大家的关心。

但今天我前来参加风行迷踪活动的目的,正是为了澄清这些谣言。

事实胜于雄辩,五局过后,大家就会知道这种病症所言皆虚了。

 

以上发言均为某吟游诗人撰写,并怂恿当事人发言。

当事人表示:累了,随他去吧。

 

这次的场地在晨曦酒庄,是凯亚声称可以“闭着眼睛走三圈”的地方。

但有一个问题——

“迪卢克,你看到那片葡萄藤了吗?”

“看到了。”

“你觉得那边可以藏人吗?”

“……”

“你再看酒庄,你觉得酒庄屋顶可以藏人吗?”

“可以。”

“那你觉得你能爬上去吗?”

“……以前应该可以。”

“迪卢克,”凯亚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捂住他一脸的无语,“你好好想想,晨曦酒庄哪里可以藏人啊?”

“你上一局不是说,你很擅长当游侠吗?”迪卢克抱起双臂,眯起眼睛,“可以把我绕得团团转的那种。”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新手……”凯亚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把后半截话吞了进去,“反正别那么快出局就行,那样多没意思。你说是吧,迪卢克老爷?”

 

温迪一次性放出三个眷顾之能可能还没什么,毕竟大家都知道巴巴托斯干什么都不ooc。

那如果阿贝多也开始向温迪学习呢?

藏在阿贝多旁边的凯亚眼睁睁看着阿贝多在光幕打开后反手就是三个阳华,然后那三个阳华就跟长了眼睛一样在整个场地搜索游侠。凯亚怀疑其中一个已经发现了他,正在高速向着自己的方向而来。

而本应该搜索游侠的阿贝多在酒庄前面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继续对着刚才那张巴巴托斯速写沉思。

这游戏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凯亚决定这局一结束就出去找吉盖克斯控诉,他在制作这个游戏的时候到底放了多少bug。

 

阳华虽然可以满场地抓人,但是容易跟丢目标。

凯亚左躲右闪,绕掉了一个跟在自己后面的阳华,刚松一口气——

就见自己的义兄正一动不动地趴在酒庄的内墙上。

颜色还挺搭。

凯亚憋着笑,左右看了一眼,闪身靠近迪卢克,“这是谁教你的,也太聪明了。”

“多谢夸奖。”

迪卢克见凯亚那优哉游哉的样子,知道阳华可能不在附近,于是从墙上跳了下来。

“凯亚,上一局算是谁赢了?”

“那个应该是平局吧。难不成迪卢克老爷想说自己赢了?”

“那我在石缝里找到你的那局怎么说?”

从第三局之后,迪卢克和凯亚就很有默契地缄口不提石墙边的对话内容。此刻就这样被迪卢克大大方方地挑了出来,凯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迪卢克,也许我从一开始就讲的不够清楚。”

两墙之间,一步之遥。

迪卢克望进那深邃的蓝眸,却又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道无边无际的烬寂海。

“……我承担不起。”

 

“凯亚,你知道爱是什么吗?”

“爱并非重担。爱并非枷锁。”

拥挤的空间里,迪卢克的红眸在阴影中褪去往日的平静,多了几分说不尽的温柔。

“爱需要接受。”

下一瞬,他夺走了凯亚的呼吸,缠绵不休。

 

【游戏结束】

【猎手获胜】

阿贝多:谢邀,我回崆峒山了。

 

·后记

 

旅行者和派蒙在蒙德城里转了一圈,听了一耳朵的流言。

吉盖克斯:我真的没有放bug啊,做游戏的时候我前前后后检查了好几遍,怎么可能有bug呢?为什么骑兵队长大人就是不相信我,还拿着游戏录像来找我,虽然说那个录像里真的录下了bug,可是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蒂玛乌斯:导师又走了……本来我和砂糖小姐都觉得导师能在蒙德城里多待几天,我也有一肚子的问题等着问导师,可是自从导师游玩“风行迷踪”归来后,没过多久就一个人走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芭芭拉:罗莎莉亚小姐已经很久没回教堂了,虽然说有好好的请过假,还是叫人担心……什么时候去看望一下罗莎莉亚小姐吧。

迪奥娜:呼……这几天那两个酒鬼都没来,果然是被我的新特调给吓跑了吧!真是太好了!只要一直这样下去,就不会有讨厌的酒鬼了!

 

“凯亚,你这杯真的是午后之死吗?”旅行者照旧在“天使的馈赠”里用友情价喝到了果汁,看着一旁的骑兵队长一脸沉醉地享受着新上季的午后之死,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玄幻。

“如假包换,千真万确。”凯亚发出满足的叹息,“啊,我现在死而无憾了。”

迪卢克把两杯调好的酒送到不远的桌上,返回来拿走了剩下午后之死,“今天的量到此为止,骑兵队长先生,请回吧。”

“欸,没想到迪卢克老爷还是这么不近人情,明明在风行迷踪里……”

“啊今天天气真不错你说是吧温迪?”凯亚眼疾手快地堵住了温迪的嘴,还是不可避免地让旅行者听了半截。

“派蒙,你喝完了吧,今天的委托还没做完,走了走了。”

“等等,我的果汁——”

“欸嘿,我走咯。”

 

三个人同时起身离开,吧台边独留迪卢克和凯亚两个人看了个对眼。

“凯亚,我重要还是午后之死重要?”

“迪卢克,你还记着啊,真够幼稚的。”

“你不也一样。”

“醉翁之意不在酒嘛。满意了吧?”

“诚实一点,凯亚。我也爱你。”


——


下一棒 @汀雪 


评论(2)

热度(265)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