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岚

如二次置顶所示

不许在圣诞节学习!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

cp:公钟,枭羽,请注意避雷

3000+短打,公钟分量更大,枭羽相对少一些,问就是想在圣诞节发点东西的废物写不完了【抹泪】

有后续


——


学术性谈话告一段落,达达利亚的杯子也见了底。能起身走动走动,接点加冰的碳酸饮料提神自然是极好不过,可惜一只如玉的净手先一步捞过了他寄在这里多时、也时常来用的卡通鲸鱼杯。两人的动作都愣了半拍,这个小举动难免让年轻人的心底雀跃了一番:“我和先生喝一样的就好。”

钟离明显想要表达些什么,金棕色的眸里流光一闪,还是点了头:“好。”

朴素的深色杯子上藏着暗纹,与那只活泼的蓝色鲸鱼风格迥异。此刻两个带柄的马克杯都被钟离稳稳地拿在手上,看得小伙子扫清了倦乏,没由来的愉悦让绷不住的嘴角一个劲的上翘。

恋爱笨蛋,也不过是现在这样吧。达达利亚目送钟离绕过隔档,回身与停留在电脑屏幕上多时的某恋爱网页内容进行了一个对比。

书店里的暖气开得过头,燥热的温度四下流窜,钻进体内,从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放出一针一针的热和痒。这个网页现在正被圣诞节限定情侣照刷得热火朝天,越往下翻,几分钟之前还一直缠着他的郁闷感又漫上心脏,和这里的空气一样令人呼吸不畅。对面闲然自得的键盘敲击声直接给他的心烦意乱加了一脚油门,达达利亚忍不住将对面的笔记本电脑“啪”一声暴力合上,造成当下这一局面的罪魁祸首终于露出了藏在显示器后面的俊脸。

“有没有搞错啊?今天是圣诞节吧?”

凯亚完全没把某人居高临下的姿势和充满危险性的咬牙切齿放在眼里,抬手摘了仅具有防蓝光功能的眼镜,向后仰倒陷入沙发,正好可以和达达利亚对上眼。视线在移开电脑时花了一瞬,那双清亮的桃花眼毫不意外地欣赏到了达达利亚的气急败坏,弯出一个揶揄的弧:“怎么?你不愿意和你家钟离先生待在一起?”

“你家钟离先生”这几个字很成功地让达达利亚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作业可不分节假日,来这里既可以搞定作业,又可以增加你和钟离的相处时间,一举两得。我替你想了这么多,你就用砸烂我笔记本电脑的方式来报答我吗?”凯亚双手一摊,适时地摆出一脸无辜。

“你这家伙!”达达利亚伸手要给凯亚一拳,被对面鬼话连篇的人躲开,惯性作用下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凯亚也懒得浪费表情,没无辜几下又换回了先前慵懒闲散的笑意。

年轻人用力地抓着自己异常蓬松的一头橙毛,似乎完全不在意大学生普遍的掉发问题。这个圣诞节太冷,他不想让自己一肚子苦水冻在胃里造成接下来的晚饭消化不良,于是选择了无视某人看好戏的兴致,垮着脸开始控诉:“钟离先生最近真的好忙,这几天都见不到人……连一起听戏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了……我当然没有埋怨钟离先生的意思,订那两张戏票的时候我也没和他商量……可是好不容易等到圣诞节,想着带先生出去逛一圈,谁知道你们两个学习狂魔要在圣诞节这么美好的日子里赶作业!”

“来书店也是出去玩的一种选择啊。知足吧达达利亚,换作是别人,估计就背着你和你家钟离先生1v1跑去偷学了,哪会像我这样好心好意把你也叫上来,”凯亚把嘴一撇,当初就不应该和达达利亚说这事,让他一个人去过圣诞节吧,“你完全不知道你家钟离先生有多大的魅力吗?”

“拜托,你和人去玩的时候会听人给你念叨两个小时的专有名词吗?饶了我吧。”小伙子倒了苦水后并没有得到多少安慰,开始拿头磕桌子,忽又想起什么,冲着已经重新打开笔记本的学习狂魔发问:“哎,要是钟离先生没和你一块儿出来,你打算怎么过这个圣诞节啊?”

 

袅袅热气浮腾在达达利亚眼前,顺着看过去,鲸鱼载着一汪浅淡的茶水游回手边。钟离拉开椅子重新坐下,手上的杯子里同样雾气荡漾。“公子阁下,冬天还是喝一些热茶为好。若是被冰饮伤胃,便很难再调理回来了。”

乌龙茶散发着其特有的香气,一闻便知这肯定不是前台会提供的精品。入口也并非过于苦涩,浓润的甘甜从深处反涌了上来。一片氤氲里,达达利亚的视线中仍旧清晰的是钟离眼尾的飞红,此刻随着金珀般的眸子一同垂了下去,温敛地注视着茶汤的颜色。

达达利亚并不会品茶,他更喜欢令味觉鲜明的咖啡或酒。偶尔耐下性子琢磨上一两口,便无时不刻让他想起身边这位从容平静、看似将一切摊在面前,又不禁令人想去深究的美人。

“怎么这般盯着我,我脸上可有异样?”

下次一定要在意见簿上添一笔,冬天不要开这么足的暖气!达达利亚对着钟离疑惑的目光,将双颊隐隐发烫归结为书店的过错,试图露出一个与平常无异的爽朗笑容:“没什么,茶很好喝。”

“那就好。”

钟离兀自低头,浅色的眼珠微微一转,用余光描摹了一遍年轻人的脸部轮廓。虽然他们看上去年龄相仿又同样称得上气质出众,达达利亚身上所展露的,相较于钟离而言,更像个正值风华的少年。但不知旁人是否发觉,这个年轻人身上,那些埋藏着的、某些不可言说的过往,与皮囊表层的情绪一同将他塑造成如今这番模样。一如旁人并不知晓,平静的海面,万丈之下有多少汹涌的洋流。

那么你呢?也许会有这样的发问。

而他能给出的回答则是,或许自己在未曾察觉之时,已经被炽热的浪潮卷入了对方心里另一片无域的天空。

“钟离,这一处的引用怎么样?前面有三处错别字,也给你改好了,你看看。”

凯亚屈指敲了敲钟离的笔记本,同时拉回他的思绪。“多谢,我这里的材料也整合得差不多了。引用的问题……”

钟离做事稳妥,不仅达达利亚知道,与他有交情亦或是合作过的人多半都知晓。专注于学习的他放任了达达利亚在一旁大大方方盯着他侧颜的举动。

但达达利亚的注意力在他的钟离先生身上停留了片刻,转向了正与钟离交谈的凯亚。

平时自诩和凯亚臭味相投穿一条开裆裤,不能否认有时达达利亚并不知道凯亚到底在想什么。就像刚才那个十分平常的问题,达达利亚觉得自己顶多只是加了一些成年人的想法,以某人平日里的作风,理应是毫不客气地把自己回敬到找不出话回他的程度。

他什么都没说,反而让达达利亚起了疑心。

 

“可算是完成了,”凯亚伸了个懒腰,“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晚上我做个汇总一起发过去。”

“好,辛苦了。对了,公子说发现了一家味道很不错的面馆,打算今晚去那里用晚饭。要一起来吗?”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想揍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顶着达达利亚的凝视,凯亚仿佛浑然不自知地把话锋一转:“不过很可惜,我这里还有一些非常烦人的琐事,晚饭的话就不用等我了。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圣诞夜。”

达达利亚生怕凯亚嘴里再蹦出什么令他血压上升的话,草草打了招呼,捞过钟离的手就往门外走。

真是见色忘友。

凯亚意外对上了达达利亚在门口毫无征兆的回头,勾起唇角朝着他那副不知是担忧还是关心的神情挥了挥手。

 

暖色的灯光与窗外的冰晶,红色的圣诞帽和绿色的花环。

今天是圣诞节。

他解锁屏保,明媚的笑容闯入视线,在他湖蓝色的虹膜上泛起红色的涟漪。红发的主人远赴海外求学,至今已有两年的时间了。凯亚不由自主打开聊天软件的对话框,上一次的聊天记录是在三年前,被好好地保存了下来。而代替聊天记录的,则是变成了夜深人静之时默不作声潜入对方的动态,再无声无息删掉自己的访问痕迹。

迪卢克的动态,翻来覆去也无非那么几条,至多是在逢年过节时发了简短的祝福语。也许是因为祝福语太过无聊,下面竟然没有点赞评论。这位可是晨曦集团的迪卢克老爷啊,不应该有一堆上赶着奉承的人吗?凯亚暗自诽腹,第三次看向迪卢克在清晨时分发出的圣诞祝福。

“圣诞快乐,早点休息。”

很明显,这句话并不是对所有人说的。看起来迪卢克有了一个令他非常在意的人,从往次的祝福语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几乎会在每一条祝福语后面加上贴心的叮嘱。

曾经,这些叮嘱是自己独享的、来自义兄的特权——

回忆刚冒出头,就被凯亚近乎无情地压了回去。

他或许是那个童话里卖火柴的孩子,想要靠着那一根极细的火柴棒来驱散盘亘在周围、挥之不去的严寒。迪卢克给了他火焰中的美好幻象,于是他想尽自己一切抓住那份虚浮,用希望燃尽了手上所有的火柴。

但他没有像那个孩子一样,被亲人接去永乐的天国。

大把的火柴带来了难以奢求的幸福,熄灭时也把现实衬托得无比残酷。

义父的去世,利剑一样在他的身上凌迟。被短暂温暖捂热的躯体,终究无法获得真挚的情感。

 

凯亚往嘴里扔了个泡泡糖,站在书店门前的十字路口处。圣诞颂歌飘扬在城市上空,

霓虹灯从远处铺张而来,在他的脸上游荡出绰绰不清的光影。

吹出的泡泡染了红绿灯那可以穿透雾霾的色彩,倒映出周围的人来人往。红灯亮了又停,停了又亮,人们步履匆匆,大步向前赶路,未曾对停驻于此良久的凯亚投以目光。

又是一个红灯,斑马线两边人头攒动。

凯亚没有焦距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向对面,忽的找到了焦点。

绿灯亮了。

他在人潮涌动中,看见了那个自己想与之走过往后每一个绿灯的人。

 

迪卢克夹杂着满身的寒气,就这样不可思议的来到凯亚面前。

他看着面前这个下雪天不撑伞的傻瓜,手上发力,系紧了义弟脖子上的围巾,为他刮落鼻尖上的雪粒。

“跟我回家吧。”

——to be continue——

【枭羽/公钟/魈空/云秋】提瓦特大学宿舍篇(3)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不喜勿喷

多cp:枭羽,公钟,魈空,云秋,注意避雷

私设如山,有ooc,十分潦草,小短打

沙雕玩意不用带脑子,随便看看就好啦

 

正餐部分:

 

魈,空,行秋和阿贝多住在1002宿舍,四个都是高智商的跳级生。

阿贝多对1002宿舍非常满意,并不是因为他们四个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共同话题。

而是因为,这个宿舍比原先那个男酮宿舍好太多了!

终于可以不用每时每刻被男酮气氛包围了!

阿贝多这一番话说完,旁边讨论学术问题的魈和空有些心虚地偏过头。

他们拉过行秋,小声开会。

“……行秋,绝对不能让阿贝多看见你和重云黏一块啊,会打击到他的。”

“……空你好意思说我?你和魈天天黏在一起,只有阿贝多看不出来你们有猫腻,还天真地以为你们在研究问题吧?”

“咳……”

“你们,在那边讨论什么?”

阿贝多回头,不明所以看向三人。

“……哈哈,没什么,我们只是谈一些实验上的问题。”

行秋干笑着出来打圆场。

“……如果我能帮上忙,请一定说出来,我也很感兴趣。”

“没问题没问题。”

三人连连点头。

阿贝多放心地写实验报告去了。

只有阿贝多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关于换宿舍

就像前言所说,这个宿舍安排本不是这样的。

这里感谢校长凝光提供的一份早期新生宿舍安排表。

最开始的宿舍安排是这样的。

一间宿舍,正常来说住四个人。

1000宿舍住的是四名至冬来的学生:公子,散兵,丑角和公鸡。

但是丑角和公鸡有打工兼职的需要,住在学校不方便,直接在校外合租了一间房。

所以1000宿舍没过多久就只剩两个人:公子和散兵。

1001宿舍住的是迪卢克,凯亚,钟离和阿贝多。

1002宿舍里的则是魈,空,温迪和万叶。

阿贝多刚刚入驻宿舍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自我感觉良好。

这宿舍里一迪卢克一钟离两个学霸,自己肯定能在他们身上收获良多……个鬼啊!

你看看那个凯亚,刚开始还挺安分,没多久就原形毕露,先是眼神交流接着肢体接触最后整个人都趴在迪卢克身上了!时不时还会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是迪卢克会做出来的事吗?这是正常兄弟之间会做的事情吗?!

阿贝多和同为受害人的钟离诉苦时,钟离只是放下手中的书,高深莫测地看了阿贝多一眼。

“阁下,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不只是他们二人会做。”

??

???

钟离说的……是什么意思?

璃月话果然好难懂。

 

很快,阿贝多就知道钟离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他看着那只橙色的大尾巴狐狸再次串门,黑线万丈。

他太天真了。

最开始,他以为宿舍里不会有男酮。

得,全宿舍就我不是男酮。

阿贝多水深火热的生活就此开始了。

 

于是,阿贝多见证了各种各样的男酮画面。

(此处省略一万字,阿贝多并不想描述。)

 

在男酮气氛的熏陶之下住了一个月,恐男酮症晚期的阿贝多上报说明了换宿舍的请求。

好在凝光很爽快地答应了。

神经衰弱的阿贝多在搬到1002后泪流满面。

终于可以远离男酮了!

魈和空正和搬到1003宿舍的温迪和万叶告别,听到阿贝多的话,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魈……你,稍微,稍微收敛一点啦。”

“……嗯。”

阿贝多疑惑。

这两人怎么脸这么红?

 

于是宿舍安排变成了这样。

1000终于只剩下散兵一个人了。据路人说那几天散兵身上的怨气极重,谁和他打招呼都会被他一顿狂怼,吓跑了不知道多少姑娘。

达达利亚前往1001,和迪卢克,凯亚,钟离同居。

1002现在住的是魈,空,阿贝多和又一个跳级上来的行秋。

1003本来只有重云一个人住,因为他的纯阳之体很容易伤人。但是温迪同学表示对他的纯阳之体很感兴趣,并且再三和凝光保证,自己有压制重云的方法,出了事绝对不关学校的事,凝光才勉强同意他住进去。

“万叶,你就陪我一起吧好不好?”

“?为什么是我陪你,你拉上空不行吗?”

“……万叶你少说几句吧,魈看着你的眼神很可怕。”

“……好吧。”

就这样,一切尘埃落定……才怪。

 

“……行秋,你认真的吗?”

“你们两个,不会看不出来吧?”

“那……你知道阿贝多有恐男酮症吗?”

“竟然还有这种病症,有趣。”

“总之,你和重云看见了阿贝多,最好还是……你懂了吗?”

三人在阿贝多不在的宿舍里迅速达成默契。

只有阿贝多受伤的世界……不,阿贝多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事了。

——to be continue——


小声bb

这篇的文章是真的非常稀碎非常稀碎而且可以明显看出作者想偷懒

那个省略的一万字我会努力补上的

礼貌阿贝多:你吗?

【枭羽/公钟/魈空】提瓦特大学宿舍篇(2)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不喜勿喷

多cp:枭羽,公钟【真的是公钟】,有一些魈空,注意避雷

私设如山,其实这个系列就是我的一些脑洞和私设,有想看的话就请在评论里说一声吧!【欢迎给出宝贵建议意见!评论还请摩多摩多】

有点潦草,之后可能会出一个精编版

沙雕玩意不用带脑子,随便看看就好啦

最后,迟来的枭羽tag参与破1w庆祝!!!


正餐部分


达达利亚,钟离,凯亚和迪卢克住同一宿舍,这是提瓦特大学里人尽皆知的事实。

因为这间编号为1001的宿舍聚集了提瓦特大学最受欢迎的四大美男。

啊,当然没有把宿舍编号和人名对应。

隔壁1002宿舍里住的是魈,空,行秋和阿贝多,他们掌握了最新的1001宿舍情报。

用阿贝多的话来说,就是想不知道也得知道。

对门1000宿舍里住着的散兵表示非常认同,因为某人天天拉着他聊这些事。

空在校园论坛上发表的关于某四只的文章点赞数总能突破两万大关。

暗恋明恋四只的刻晴,唐娜等女生们在采访时表示:“空的文章太实用了!!万分感谢空同学!!”

不知道的以为她们在说的是什么实用的大学生存小技巧。

不,没有人会不知道。没事了。

荧现在每天粘着他哥,恨不得粘到男生宿舍去。

谁让她是四只的头号粉丝。

“那个,魈,你不会生我妹妹的气吧?”

“……不好说。”

 

关于游戏

达达利亚和凯亚在男生宿舍里很吃得开。

原因很简单,他们是出了名的游戏带师,一顿操作猛如虎,带人上分不在话下。

但熟知他们俩的路人都知道,别看他们平时可以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在游戏这方面绝对是不会让着对方的,一定要争出个高低之分。

平时要是闹矛盾起争执,也会迪卢克和钟离的目光注视下通过游戏理智地(物理)让双方冷静下来。

偶尔,他们才会强强联合,一起过副本。今天就是这一种情况。

他们叫上了隔壁的空和散兵,一起组队上号。

但是这个副本十分之离谱和变态,打了几次都没过。

于是迪卢克上完课回来后,就看见了这么一幅场景:

四个大男人面如死灰地坐在那里,双目无神地盯着电脑屏幕,跟石化了一样。

凯亚扭头看向迪卢克,眼里突然就亮起来了。

他直接冲上去,双手握住迪卢克的手腕,一脸悲壮。

“迪卢克,我和达达利亚他们打了一下午的新副本都没过,现在只有你能帮助我们了!”

等等,他和达达利亚他们,在自己不在场的时候,待了一下午?

凯亚若是知道迪卢克听完他的话,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不知会做何感想。

总之,迪卢克的脸不可避免地黑了下去。

“……想都别想。”

男生宿舍里的人只知道达达利亚和凯亚的技艺精湛,钟离和迪卢克则是从来不碰游戏。

但只有1001和隔壁的1000,1002宿舍里的人才知道,迪卢克才是那个碾压一切的存在。

他不仅占领了各门科目的年级第一,时常与隔壁系的钟离并驾齐驱;甚至各大游戏榜单的第一都有他的身影。

凯亚被拒绝后换达达利亚上:“迪卢克,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散兵和空连连点头。

“你们阵亡关我何事。”

凯亚看着迪卢克越来越黑的脸,心中略感不妙。

不会是他误会了什么吧!自己可是清白的!

看来只能使出那招了。

凯亚深吸一口气,直接扑到毫无防备的迪卢克怀里。

蓝色的发丝在迪卢克胸前的衣物上蹭出褶子,缠住了迪卢克垂在胸前的赤色卷发。

“义兄,我知道你最好啦,就帮帮人家过一下副本嘛~”

看着蓝色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前乱蹭,迪卢克怔了一下,眸色暗了几分。

一把按住凯亚的头,迪卢克凑到不安分的某人耳边,低声道。

“……凯亚,不要玩火。帮你过就是了。”

“……那真是谢谢迪卢克老爷了。”

凯亚露出一个得逞后狡黠的笑,迅速从迪卢克身上起身。

这招简直是百试百灵。

达达利亚:……为什么我要看他们秀恩爱?!我钟离先生呢?!

空:……为什么我要看他们秀恩爱?!我魈呢?!

散兵:……为什么我要看他们秀恩爱?!我游戏呢?!

 

十分钟后。

迪卢克礼貌地没有去砸鼠标,垮着一张小猫批脸。

“……迪卢克你浪费了我的一个拥抱。”

“不是吧,迪卢克都过不去,那还有谁能过啊?”

“迪卢克的PVP榜排名不会是假的吧?”

“噗呲,有可能是。”

四人一唱一和,然后全被迪卢克一个眼神堵得不敢吭声。

结果就是,当钟离从图书馆回来后,就看见了这么一副场景。

五个大男人,四个面如死灰地坐在那里盯着电脑屏幕,一个垮着一张小猫批脸在一旁写作业,手边放着几支被硬生生折断的黑笔。

“……你们,这是出了何事?”

达达利亚率先扑到钟离怀里,一副可怜模样:“钟离先生,我快不行了……”

凯亚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两个人。

待钟离了解了事件原委后,安抚着达达利亚:“以普遍理性而论,你们确实过不了这个副本。”

凯亚,迪卢克,散兵,空:你礼貌吗?

“但是……”达达利亚趴在钟离腿上,看着钟离拿过自己的电脑,“让在下试试如何?”

“……你?钟离?你会打游戏?怎么不早说?你有把握过副本吗?”

凯亚难以置信,迪卢克也是一脸怀疑,散兵重新打量钟离,空目瞪口呆。

“不许你们质疑钟离先生!钟离先生说他能他就是能!”

达达利亚坐起身,直接瞪回去,像一只炸毛的狐狸。

“谢谢你的信任,定不会辜负你所望。”

钟离笑着,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五分钟后。

“迪卢克,他,他他,他真的打过去了?”

“……是这样没错。”

“……钟离的游戏账号多少?我去加他。”

“散兵你想多了钟离大神不会看上你的。”

“钟离先生太厉害了!先生教教我吧?”

达达利亚蹲在钟离身边,如果他有尾巴,此时必然是翘着的。

“公子谬赞了,在下只是曾经看过你玩游戏,才学会了一点皮毛。”

突然,某只狐狸用手臂绕上钟离,在耳边落下一个吻。

“这是奖励。”

看着钟离脸上的红晕,四人纷纷扭头。

迪卢克和凯亚倒还好,见怪不怪,况且他们两个也会做这种事

散兵用一种忍无可忍想要寻求同盟的眼神看向空,却得到了一个怜悯的回望。

对不起散兵我有魈了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只有散兵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to be continue——


【枭羽/公钟】提瓦特大学宿舍篇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不喜勿喷

cp:枭羽,公钟,注意避雷

私设如山【不如直接说是我的私设集】

有一些ooc

降智小甜饼沙雕玩意不用带脑子,随便看看就好啦,侵删

 

达达利亚,钟离,凯亚和迪卢克住同一宿舍,这是提瓦特大学里人尽皆知的事实。

因为这间编号为1001的宿舍聚集了提瓦特大学最受欢迎的四大美男。

啊,当然没有把宿舍编号和人名对应。

 

关于牙刷

迪卢克和凯亚从小一起长大,用的东西也都是一对。

比如毛巾,水杯,诸如此类。

一般来说,都是迪卢克用红色系的物品,凯亚用蓝色系的物品。

但是这对摆放在卫生间里的牙刷除外。

蓝色的那支是迪卢克的,而红色的则是凯亚的。

乍一听好像没什么。

迪卢克晨起时,常常是身体醒了并自行行动,但是脑子和眼睛一律没醒。

所以宿舍里经常传来凯亚忍无可忍的怒吼:“迪卢克!那是我的牙刷!”

“……没关系……你用我的那支就行……”

“谁要用你的啊,早知道当初就不接受你的鬼主意,你自己数数,都认错多少次了唔……”

迪卢克漱口后将牙刷一丢,直接给了一个早安吻,堵住了凯亚的喋喋不休。

这时,迪卢克才算是真正的醒了过来。

“凯亚,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然后忘了之前的所作所为。

这时,和达达利亚早起晨跑回来的钟离站在门口,对着赶过来看热闹的空说:“以普遍理性而论,人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会做出潜意识里印象最深刻的举动。”

迪卢克看着凯亚听完钟离的话后,脸上升腾起的一片红晕,不明所以。

“凯亚,你怎么了?”

“……迪卢克你个木头。”

 

关于字迹

达达利亚不喜欢记笔记。

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记了笔记也不会去看。

他的记忆力超乎常人,令他感兴趣,有意思的东西,他当然会记在脑海里。

比如钟离的笔记。

钟离的字迹是非常遒劲有力的,舒展平稳,落落大方。

达达利亚坐在那里上选修课的样子特别的无所事事。

然后被同上一节选修课的钟离发现并教育了一顿,强迫其记录笔记。

“先生,我之前的笔记都没记,现在记这些有什么用?”

“那我把我的笔记给你。你要全部补上。”

“是是,我哪敢违背钟离先生的意思。”

钟离听了,嘴角微微上翘。

后来达达利亚在补笔记的时候,常常回想起那个笑。

璃月有言道,字如其人。

那钟离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关于眼镜

枭羽

凯亚一直认为自己和迪卢克的视力很好。

直到迪卢克戴上眼镜。

“……迪卢克,你什么时候近视的?”

宿舍里,迪卢克坐在桌边写论文,凯亚盘起腿坐在椅子上,撑脸看着某人戴眼镜的侧颜。

戴上眼镜后显得更加斯文,不过还是一样的冷淡。

赤色的眼眸认真地盯着电脑看,银色的镜框反射出惹眼的光。

为了方便而束起的蓬松高马尾,简单的纯色衬衣,镜链落在白皙的锁骨里。

迪卢克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谁说我近视了?”

“那你为什么戴眼镜?”

“……”

“不过这样也不错,我喜欢。”

凯亚凑近了,轻声在迪卢克耳边道。

“你这里打错字了。这么粗心,论文很难过的。”

迪卢克的耳垂很容易红。

 

公钟

达达利亚很少看到钟离戴眼镜的样子。

他也知道,戴眼镜的时间长了并不好。

某一天,迪卢克和凯亚去图书馆。

达达利亚待在宿舍,看着面前的人带上眼镜,认真开始复习历史。

肤若凝脂,乌发如鸦。

一双鎏金般的眸子,藏着眼镜都遮不住的光。

“钟离先生,有人说过,你戴眼镜的样子很好看吗?”

钟离戴的是复古的单片眼镜,据说是温迪送的。

虽然达达利亚十分不满钟离接受别人送的礼物,还经常戴它。

但是不得不说,钟离真的挺适合单片眼镜的。

“你认为呢,公子先生?”

钟离从一本转头似的历史书中抬眸,静静地看着达达利亚。

“我吗?”

“我认为,先生怎么样都好看。”

钟离一怔,无奈笑道:“我记得你的选修课作业还没做完。”

达达利亚瘪了瘪嘴:“先生,你岔开话题的方式好生硬啊。”

——to be continue——


小声bb

文笔真的很烂很多东西都写不出来是我的错用错词语用错句子也是我的错【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