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岚

如二次置顶所示

【枭羽晨星微熹生贺24h/01:00】好义弟,这个如何?

上一棒 @久怀寇 

下一棒  @松经纬度 

长夜余烬,星火初燃迪卢克生贺24h第2棒


餐前贴士:

激情作文,文笔很烂,没有逻辑,不带脑子

雷电交加ooc,云里雾里系列,慎入!

全文1.1w+


————


祝迪卢克生日快乐!!!


————


“D,这是最近蒙德境内比较活跃的非法组织。”套了黑色卫衣的男人拉下兜帽,露出明晃晃的耳钉,指了指情报上的几个名字,“喏,特别是这三个,胆子忒肥,仗着有关系,根本不把西风警局放在眼里。其他规模比较小的,各找各妈,把他们当庇护伞了。哈哈,真是多亏西风警局的不作为,给了他们一张好大的温床啊。”

迪卢克身上的酒保服还没换,叠了双腿拿起桌上那张薄薄的纸,一言未发。

“来条烟吗?”男人抽出烟盒,嘴上客套了一句,却只叼了一条烟出来,又放回口袋。他们同是身处地下情报网的高层,和面前的人混得最久的他早就知道D那些难以令人置信的习惯——不抽烟不喝酒,比西风警局里的那些废物还像个正直的刑警。总之根本不会有人把D和刺客联系在一起。

这还不算,最离谱的应该是眼前的情况——完成组织任务后,D甚至会动用情报网在蒙德的灰色地带里物色那些在到处流窜的非法组织,然后不出三天就会传来某某犯罪团伙被捕归案的新闻。

这算什么?正义人吗?男人瞥了一眼D无波无澜的脸,无所谓地想到,谁叫D是上面亲自招进来的黑马呢,他爱怎么样怎么样,反正没妨碍到组织就行。

“哦,还有,那个西风警局的跳蚤,最近出场次数太多了,惹得上面很不高兴,叫你找个时机……”男人抹了脖子,放肆地笑着,“灭了他。”

“……先生,注意你的言辞。”

那双锐利的红眸把纸穿透后,钉在了男人身上。

“哟,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男人登时来了兴趣,“能赢得你的一句开脱,这个人真有本事。”

“麻烦你看清楚,这里是赌场,”迪卢克将纸对折塞进了内衬口袋,站起身时在男人面前投下了一片阴影,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是最为人多口杂的地方。我不敢保证这个房间里谈论的内容不会被人听到。”

“嘁,知道了,酒保大人,看在我千里迢迢送温暖的份上,赏我一杯酒不为过吧?”

“威士忌?”

“不,我要两杯白兰地,”男人朝他眨了眨眼,“算我请你的。”



果然是法尔伽一走,天下大乱。

凯亚埋首于各类文档卷宗之间,伸手够到咖啡抿了一口,竟然是热的。

“凯亚队长,要来点松饼吗?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了。”诺艾尔已经在警局里忙碌了一圈,刚好撞上凯亚对着热咖啡琢磨的场景,礼貌地敲了敲门。

“不了,谢谢你的热咖啡。”凯亚隔空举了杯子示意,一口气喝光了它。

诺艾尔本来是想让凯亚起身活动活动,一整天坐在椅子上处理工作难免会拖垮身体,可惜他和琴一样,没来得及听完自己的话就低头继续与工作奋战了。

要是自己能成为正式队员该多好……这样好歹也能帮着大家填补一些局长走后留下的空缺……

诺艾尔攥紧制服的一角,提着咖啡壶离开了办公区。

如果她得知凯亚队长现在满脑子都是辞职的想法,估计会惊吓到连咖啡壶都拿不稳。

这是事实,西风警局外表光鲜亮丽,前台小姐永远挂着温和的微笑招待每一位来访的求助人。但凡你走进后面的办公区,多往那边看那么一眼,就会发现人均黑眼圈麻木工作的真相。警局里通常是见不到优菈和安柏的,那是因为她们长时间在外公正执法就没几次回来的机会;但你也通常见不到丽莎,因为她长时间躲在库房里借用整理卷宗之名无时不刻的摸鱼。这一下子就走了三个人,所以琴和凯亚要额外处理三人份的工作。都这样了凯亚还自觉自己的工作量还算比较少的,琴那边又要出勤又要整理优菈和安柏上交的报告,他都不知道琴的房间角落里堆了多少咖啡盒才能培育出二十四小时高强度工作人的优良品种……

哦,该死,他不应该把手机压在一堆纸底下。

凯亚弯腰满地捡被手机震动吓得满天飞的纸张时如是想到。

好不容易把纸张全捡回来,他恶狠狠一把抓过手机,心想要是有谁不开眼发来了什么垃圾短信,他绝对会拿对方出气。

“over。”

凯亚愣了一下,看向发信人。

还真不是什么垃圾短信。

他把手机一扔,靠在椅背上,浮出了他一贯以来意味不明的微笑。



“没关系,我打算今晚在这里过夜。手头上如果有什么没做完的事也可以给我。”

“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爱听这话,但是如果可以,还是请考虑一下休假的建议。”琴换下了制服,背了挎包准备离开警局。今晚有个西风警局举办的活动,身为代理局长的琴必须出席。幸好有凯亚这么一位可靠的人物在,琴也能放心些。“局长离开的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真是万幸。凯亚,你的年假已经拖了这么久,最近说不定是个休假的好时机。”

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凯亚敷衍地笑了笑,推着琴走到了门口,“我不在,谁来给代理局长大人分忧啊?快去会场吧琴小姐,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琴多看了凯亚两眼,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偌大的办公区只剩下了凯亚一个人。

他讨厌笑容粘在脸上黏糊糊的感觉,于是迫不及待的将其撕下,用力搓了搓自己因长时间微笑而僵硬的面部肌肉。这里的监控不知是多少年前的出品,早已损坏,他在讶异于西风警局的大意时也乐得清闲,不必刻意躲监控的视线。制服被三两下扔到办公室的沙发边,凯亚叼了一只半指手套,不紧不慢地将另一只严丝合缝地套在自己的左手上,弹了弹皮质的内里。桌上的手机不断送来线人的情报,他冷冷扫了一眼,从抽屉底下抽出一身与夜色无异的披风,和一个装饰了孔雀翎羽的、华丽张扬的面具。

当他做好一切的伪装,借着夜色的掩护跳下窗台时,就已经变成了那个西风警局通缉令上令人闻风色变的怪盗,“孔雀羽”。

被他注视过的人们,永远记得他那只漂亮的蓝眸里,择人而噬的寒光。



地下囚笼里特有的潮湿气息夹着霉味,让迪卢克直皱眉头。如果那个与他共饮白兰地的男人站在这里,一定会大开眼界——从来没有人能让D被黑布蒙了眼睛,双手反剪绑在墙角的椅子上。

五步开外的地方,三个明显是看管囚笼的小喽啰聚在一起聊天赌博。“哎,大哥,这人……真的是前几天让隔壁那伙人吃瘪的家伙吗?”一个身材瘦小的手下不安地回头看了椅子上的人一眼,怯怯地收回了目光。

“头儿给的线报准没错,就是他。”被称作大哥的人横着满脸肥肉,灌了一口劣质啤酒,“小子,你刚来,可能不太清楚咱们这里的情况。咱头儿是谁?那可是孔雀羽大人!甭管什么人,只有在咱头儿这里吃瘪的道理,就没见过谁敢在咱头儿顶上拔毛的!”

“可是……”

“嗨,有什么可不可是的,头儿做事你还不放心?再废话就赶紧滚出去换人,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的,真是……”

手下不敢再做声,眼睛却还是时不时地往那边瞟。

那个人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露出半分慌张的神色,那么气定神闲地坐在那儿,仿佛自己才是被抓获的潜入者,而他反倒成为了监视自己的人。



“孔雀羽”,又是这个名字。

最初,他是情报上的常客。后面跟着的描述,除了外貌特征外,总是会加上诸如“神出鬼没”、“手段毒辣”、“难以辨识和追查”等等的字样。

等到迪卢克一步步走上情报网的高层,开始清剿阴沟里苟延残喘的寄生虫,这个名字又会带着与其相称的面具,不断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出手阻断最关键的步骤,一击致命,破坏他的行动链。对手有着和孔雀一样优雅的办事风格,也有令人防不胜防的技巧和手段。

“鼎鼎有名的D先生,请恕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坐下与你闲谈。”最后一次见到“孔雀羽”时,他蹲在房顶上背对着自己,黑色的披风张扬得真如孔雀的尾羽一般,在夜风中猎猎翻飞,“不过,我相信——”

他回过头,在自己极好的夜视能力下,似乎是对自己扬了个微笑。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那就由自己来把这个“很快”再拉近一些吧。

眼睛依旧被蒙着黑布的迪卢克起身被人带往不知何处时这样想到。



自己再一次被绑在了椅子上。鼻尖的湿凉被迎面而来的暖意给蒸干了,想来是被带到了某个燃着火炉的房间。

押送自己的人在刚才的地牢里对那三个牢管颐气指使了一番,转眼就变成了这个房间里好声好气的模样。迪卢克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想象出那人脸上谄媚得能滴出油水的笑容。

“好了好了,下去吧。再讲下去,我看这位俘虏先生要等的不耐烦了。”

确实是那个喜欢耍帅的小偷。来的不亏。

“是,是。属下这就走。”

“看好他们,要是有人没经过我的允许就冒冒失失地闯进来的话……我不介意也给你一点教训。”

“是是是,属下明白,属下明白!”

慌里慌张的脚步声,被关门时重重在门框上的一拍隔绝在房间外。

整个房间里,一时只剩下火柴燃烧时细微的“噼啪”声。

对方很有耐心。迪卢克确信对方正在审视自己。被那种目光盯上,你很容易有一种感知——对方一定是从血流成河的巫盅里出身的恶魔。

然而巧的是,耐心这种东西,迪卢克也有。不仅如此,他还有与恶魔一同坐下、在棋局上对峙的勇气和远识。

迪卢克做好了准备,不曾想,一直沉沉压在自己周围的冷厉气场突然被恶魔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压得极低的轻笑。

“唉,该说不愧是D先生吗?”

沉默并非今晚的主题。对方很快便放弃了木头人的游戏,从另一边起身,轻轻把房门锁上。

这个人走路没有声音。在这种有限的空间下,迪卢克没能来得及躲过不知何时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刃。

“我的好义兄,D先生,当初可是你任由我远走高飞的。”

什……

迪卢克下意识地回头,刀片锋利的边缘在他的颈部皮肤上划过,渗出了血丝。

“放轻松,迪卢克。不要这么大惊小怪。还有,下次要当‘大名鼎鼎的D先生’之前,记得把你那一头极富标志性的红发给遮严实一点。”

凯亚伸手一勾,黑布轻巧地解开。趁着迪卢克还在适应房间内的光线,他收了匕首,一脚踩在迪卢克身下的座椅上,用刀尖挑起这干净白皙的下颚,让迪卢克与自己对视。

“我想想……你希望我今天晚上从哪一件事开始说起?”刀尖又逼近了喉结几分,“还是说,你这次来,只是为了和我叙叙旧?”

“哼……我早该想到,那个藏在西风警局的卧底是你。”迪卢克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凯亚,你想干什么?”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真可笑啊迪卢克。”凯亚笑眯眯的,全当那一番话是在夸奖自己,“好好看看你自己吧,放着西风警局的队长不做,偏要和那些情报网的人混,我这是发现了你的隐藏癖好?”

“与你何干?”

“谢谢,我把这句话回敬给你。”

“凯亚,我不是在和你谈判——”

迪卢克被绑在椅背后的双手极富技巧性地一挣,绳索还未来得及掉落在地,他已经伸手握住了持着匕首的手腕,骤然发力向外一拉,一阵天旋地转——

两人的位置眨眼之间互换了过来。两只手都被迪卢克限制的情况下,匕首还是握在自己的手里,直指自己的颈动脉。面前一双鹰隼似的红眸骇人得仿佛要滴出血。肉眼可见的愤怒在他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中被挤成了短短几个咬牙切齿的字。

“我在命令你,凯亚,回答我。”



“你那边还有麻醉剂吗?”

“稀罕,你动手不是从来都不屑于用这些东西,今儿个怎么来找我?”

“我要那种……剂量大一点,能让人……比较听话的那种。”

男人被白兰地呛了一口,连咳几声后抬头用一种古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D几遍,完整剖析了D万年不变的沉思脸后,不知道他恍然大悟了什么,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迪卢克看着他神神秘秘从内衬口袋里摸出了张药贴似的东西,神神秘秘推到自己面前:“快感谢我吧,只剩两张的好东西,保准你满意。药效快使用方便,往目标后脖子上一贴,眨眼就能把他放倒。”末了,男人还意犹未尽地补了一句,“我只能帮到这里了啊,剩下的就全看你了。”

“谢谢。”迪卢克收好药贴,往男人的杯子里添满了酒。



当时的迪卢克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现在的迪卢克只想回到当时,把自己诚心诚意请的、满满一杯的白兰地甩到那男人脸上,告诉他——

不要随随便便在麻醉剂里加奇奇怪怪的东西!
















神秘数字:75欸嘿79欸嘿811

密码:HappyBirthdayDiluc


————


一点碎碎念:

爱护身体,从远离高速做起【双手合十】

愿迪卢克老爷能和小孔雀一直过着幸福美满的婚后生活——

最后,还是祝迪卢克生日快乐!